mouruce

穆里尼奥本命
cp观吃all不吃逆,宁拆不逆,对家和互攻高尚论者从我主页滚出去
美漫BatFam初心,年下鸟蝙爱好者,真爱TimBru和DamiBru大三角
DCEU吃all蝙,wonderbat福蝙海蝙闪蝙超蝙来者不拒
精灵宝钻 - 曼威x费诺、老乌x图尔、星星x爱隆(顺便希望某家粉有多远滚多远)
poi - IF、肖根、TM宅根大三角
历史同人:霍卫,维亮,怡雍

【精灵宝钻】【GE】既然我见你永远蒙雾的星 上

苏!!!!!我星宇宙最苏!!!!!!

七月灰:

*配对:Gil-galad/Elrond


*私设:两人已确定恋人关系,雷者慎!!!


*只是想开车结果还没开起来(≖͞_≖̥)


*星星酷炫狂霸拽率兵解伊姆拉崔之围!戎装!战甲!疯狂苏星星!×


*万望原谅我的OOC,细节真的都是瞎jb写的(•̩̩̩̩_•̩̩̩̩)


*标题就是瞎jb扯的,出自雨果菊苣的情诗——





『既然我的唇触到了你满满的杯,既然我苍白的额放在你双手里,既然我已吸到过你灵魂的呼吸,那深藏在阴影里的隐秘香气;


既然我已有机会听你轻轻说出那些话——那是神秘的心的吐露,既然当我们嘴对着嘴,眼对着眼,我已经见过你笑,见过你哭;


既然我见你永远蒙雾的星 在我迷狂的头上洒下了一线光辉,既然我看见,从你时光的玫瑰撕下了一瓣,落进我生命的流水;


我现在已能向飞逝的岁月宣布:逝去吧!我已没有什么可以老去!带着你那些凋谢的花儿离去;我心中有一朵花,谁也不能摘取!』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维克多·雨果









“吾王,您的到来是伊姆拉崔的荣幸。”


披一身战火,他看见那个惦念许久的半精灵匆匆向他走来。对方清朗的声音一如往日,墨黑的长发却沾上了灰渍和血污,不复往日粲然光泽,可他却觉得它们从未像现在这般令他失神,令他狂喜,令他惊叹。


他凝神细看,未能错过那双熟悉的星眸里流转着的惊喜与激动神色,在能意识到之前,他的唇角就勾起了一个难以忽视的弧度。


他微笑着打量面前的半精灵,不久前战场上的厮杀为对方平添了一抹凌厉的肃杀之气,他不得不承认他也喜欢这样的Elrond——这个Elrond与他记忆里那个在夏日午后穿梭于林顿图书室的温雅青年大相径庭,尽管对方身上的战甲和腰上的佩剑还是如此熟悉——是去伊瑞詹前,他亲自赠予的。如今那把剑亲吻过无数敌人的脖颈,是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利器,而剑的主人现已是一名合格的统帅,一位备受尊崇的领导者。他眨眨眼,没能阻止胸中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。


盛夏的日光照进了隐匿山谷,满目暖阳却不及半精灵面上的微笑灿烂。他年轻的脸上满是辉光与希望,像这夏日里一棵生机勃勃的绿树。


“——我亲手栽培的小树苗。”


在心底极隐秘的角落里,他这样告诉自己。


但他只是对上半精灵那双没有一丝杂质的灰眸,吐出的话语宛如一声叹息逸出:


“许久未见了,Elrond。”


尽管他随后将对方大力拉入自己怀抱的动作泄露了他的心思,然而并他不在意。


他太久未见到Elrond了,派遣半精灵去支援伊瑞詹的决定已是六年前的事,这几年间他悬起的心从未放下过,即使这期间有数不清的关于埃里阿多的消息传回林顿,他依然担忧不已。


他收拢双臂,紧紧扣住怀里的精灵,力道之大令双方都不免感到惊讶。


要知道,这并非一个普通的拥抱,也并非精灵之间寻常意义上的见面礼。这个拥抱意在让他回忆起一切,过往的欢欣与忧虑,曾经的激越与震颤,还有那稳固持久的爱意。


隔着厚重的战甲,他们贴近,再贴近,这拥抱是他作为君王、师长、密友——也作为爱人,用触觉与嗅觉的感官,再度感受他们之间的过往,现在和将来。


“……Elrond。”他低叹。


感受到怀中精灵极细微的颤动,他的笑意又加深了。噢,这是他的半精灵,半点不错。


现在他实实在在抱住了对方,终于察觉到长久以来紧拧在他心上的那根绳倏地松了。先前紧紧缠绕着他的绳索突然无声地滑落,像一阵风轻盈地划过心田,带出一道若有似无的痒痕。


“我想念您。”青年在他的肩膀中悄声呢喃。


一如在上,他现在就想用亲吻去回馈怀中的半精灵。


所幸他没有,只是加重了力道,像是要将对方融进他的骨血。


Elrond却挣开了他的怀抱,他看见那灰色双眼里乍现的痛惜与愧疚,这让他的心也跟着揪紧。


“很遗憾未能完成使命,吾王,伊瑞詹……我没能救下她,还有Celebrimbor大人,我们也永远失去了他。”


对方语气中的自责让他的心也跟着变得苦涩,本不该是这样的,他重重摇头。


所以他伸出手来,轻柔却不容抗拒地扶起面前半精灵的脸颊,直直望进对方的眼睛。


那双眼中的星光黯淡了,他必须点亮它们,他想。


伊瑞詹的覆灭无疑是笼罩在所有精灵心头的一团阴影,伊瑞詹之主的陨落也令众人哀叹。职责与使命让Gil-galad比任何人都自责,但作为诺多族的至高君王,作为中洲的守护者,相同的职责与使命不允许他沉浸在哀伤中。


没有任何人应该来分担他的自责与痛苦,即使是Elrond,他最得力的下属,他最宠爱的孩子。但不知怎地,对方已经这样做了,他在苦涩之余却不免感到欣慰——除了Elrond,他还能对谁有如此坦诚而全部的信任呢,他早该料到这些的。


微笑着,他将一缕被风吹乱的发丝拂过对方那染着血污的苍白脸颊,柔声说道:“伊瑞詹发生的事超出所有人的预计,她的结局令人痛心。”他闭上双眼,阻止眼中任何情绪的流露,随即睁开,更加坚定地继续道,“但,让我们不要绝望,Elrond,只要我依然屹立不倒,就不会允许中洲的和平被Sauron打破。为此,我将不惜付出一切代价,”他看着半精灵眼中凝重的神色,缓了缓神,又说,“况且我还有你,Elrond,把背后交给你,我很放心。”


对方点了点头,坚定而严肃,希望的辉光点亮了那眼中原本黯淡的星辰。


“勿再绝望,吾爱。”再一次揽过半精灵,他悄声低语。


他未说出口的是自己究竟有多庆幸面前这侥幸逃过一死,却无知无觉的半精灵,庆幸他的命运未与伊瑞詹一同沉沦。一如在上,他无法表达自己有多感谢墨瑞亚与罗瑞恩的援助,唯有诸神知晓那时他的祈祷有多迫切,又有多绝望。


假如真的是他亲手将Elrond送上死路,他不知道自己将会作何反应,但他试图不去想那可能性。


如此一想,伊姆拉崔便也显得万分可爱了。














至高王的拥抱颇为霸道,盔甲之间的碰撞也并不算舒适,Elrond有些喘不过气,但他并不去挣扎,这样反而让他安心。


十分自然地,他环住年长精灵那宽阔的后背,让彼此更加贴近。他们共享着灼热的温度与切肤的恐惧,以及被那恐惧催生而出的,不竭的勇气与希望——是它们让那害怕失去的恐惧不值一提。


开战前,Elrond记得自己曾拔出那把战前被赠予的宝剑,直指前方,高声对他身后的战士们呼喊:


“看啊!林顿的战士们——Gil-galad的支援赶来了!让我们抖擞精神一举歼敌,将黑暗彻底赶出埃里阿多!尽全力战斗吧,星辰的子民们,为了你们的土地和君王!”


彼时他胸中豪情万丈,志在必得。


因为他的王在那里,闪耀着星辰的光芒。那遥远的光芒拥有他的忠诚、他永恒的爱与希望。见了那光,他便无所畏惧。


林顿嘹亮的号角声响彻云霄,至高王身披蓝袍,一身银色的战甲如星辰般闪耀,他的眼中闪烁着不可逼视的精光,他的长矛埃格洛斯无人可挡。精灵战士们假如有心,可以远远看到他们的王奋勇杀敌的伟岸英姿,那样耀眼夺目,那样——令人安心,仿佛只要他在,埃尔达的希望就不会灭。


胜利就在眼前,林顿与伊姆拉崔的大军两面夹击奥克,敌军很快就将被扫荡干净。这并不令人惊讶,他与至高王之间惊人的默契体现在方方面面,尤其体现在战斗中。


他知道史书将会怎样记载这场胜利:至高王Gil-galad于千钧一发之际从林顿率军赶来支援伊姆拉崔,和半精灵Elrond一同夹击奥克军团,将其尽数剿灭。伊姆拉崔之围得解,黑暗势力就这样被彻底清扫出埃里阿多。


这当真是一项壮举,而这项壮举竟是由他们一同完成的,想到这里,他的胸间涌上一股骄傲之情。


不过这骄傲之情没能持续很久,就被伊瑞詹陷落的伤痛所冲散,即使是胜利,也伴随着太多无法承受的失去,活下来的又不得不背负着这样那样的愧疚与负担继续前行。


使命与责任,至高王一直以来背负的重担,他如今终于能够切身体会一二。


他试图为他的君王分担一切:痛苦、责任、荣誉;希望与绝望;欢欣与悲伤;爱与恨。而至高王允许了他,那双湛蓝的双眼中流淌着怎样的信任啊!他受宠若惊,更觉责任重大,万不敢掉以轻心。


最后一刻的拥抱,他捕捉到了那声几不可闻的低沉叹息,感受到一个轻吻落在他耳后沾满血污的头发上,他好奇那尝起来会是什么味道——血腥与土渍?或是别的什么,可总归不会值得再试。令他惊讶的是,对方又重复了一遍方才的动作,他怔了怔,深吸一口气,不再去想那答案。


“不会再绝望了。”他承诺。


——只要耀星之光不灭,我便不会绝望,他想。









TBC


绝望,本来只是看了星星的肉体打算开车,结果写背景和废话写了3000+【


真特么是个悲伤的故事。

评论

热度(17)

  1. mouruce七月灰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苏!!!!!我星宇宙最苏!!!!!!